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 549章 胡總
    胡文波見邊瑞放下了手機,于是伸出了大拇指沖著邊瑞做了一個贊的手勢。

    見邊瑞有點迷茫,胡文波說道:“我以前只知道無欲則剛,但是今天我是真的理解了,您和自己的父母官說話都這么硬氣,小弟我實在是配服的不要不要的啊”。

    “你也可以這樣硬氣!”邊瑞笑道。

    胡文波聽了搖了搖頭:“我可沒有這個膽子,我還要做生意呢,就算是不搭理我都做不到,我們這邊做生意的總少不了官場人的幫助,誰又不是圣人能一直不犯錯……”。

    對于胡文波說法,邊瑞也可理解,因為在國內這個人情至上的社會,人際關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也就是自己仗著空間勢這也鳥那也不搭的,想想看以前,邊瑞自己開個公司,還不是為了錢每天喝的暈乎乎的?

    “自己注意下不就得了”邊瑞只能這么說道。

    胡文波還是樂了樂并沒有繼續這個話題了,轉而問道:“給您一塊地?”

    邊瑞道:“地到是地,只不過是個塊石頭地,根本就沒有辦法種草,至于長莊稼什么的那就更扯了”。

    “地勢怎么樣,是平坦還是不平坦?”胡文波又問道。

    邊瑞說道:“不平坦,我那養牛場的谷地你不是去過么?比那邊的地形還要抖一些,最高處的海撥就那一圈的丘陵地最高峰了”。

    “是不是從那個河澗一直往上走,那邊有條可延伸過來的那一塊?”胡文波想了一下問道。

    邊瑞點了點頭:“對,對,就是那里,翻過了那個山頭就是剛才談到的那塊地了。說是能連成一片,但那鬼地方怎么連?”

    胡文波道:“我這邊提個醒,現在有一種撿石頭的機器了,就像是一個小卡車似的,前面是車頭中間有個大鐵籠子轉啊轉的……這東西可以省下不少的力,你要是覺得這東西可以就打聽一下效果怎么樣,如果好的話那地就拿了,只不過現在這條件不行。反正也是他們沒辦法用的地,到時候您自己看,說實話咱們做生意的最不怕的就是麻煩……”。

    胡文波現在對邊瑞好一通的勸。

    胡文波是個標準的生意人,和邊瑞啊,周政啊都不一樣,他和胡碩倒是差不多,兩人也算是同宗。

    至于胡文波說的那種撿石機,邊瑞還真的見過,以前也見人用過,于是說道:“那東西不行,只能撿小石頭,也就是原本就是耕地,里面有石頭了用這東西撿一撿,那邊的情況不一樣,大的石頭從兩三百斤到五六兩給石頭都有,撿石機可不行!”

    說到了這里,邊瑞的腦子里靈光一閃,頓時拍了一下大腿:“對啊,為什么要純用人工和純用機器呢,把人工和機械搭在一起也成了,先把大石塊子找人清理出來,也不要運多遠,直接在邊界上砌出一道石頭墻來,這樣的話石頭都有了用……”。

    胡文波聽了笑著拍手道:“對嘛,這才是生意人的態度,辦法是人想出來的”。

    “不行!”

    誰知道邊瑞高興了沒兩秒,接下來就扔出了這兩個字。

    胡文波不得不又問道:“又怎么了?”

    “我想到的主意別人為什么想不到?還不是因為投入大,咱們就算是只找人搬大石頭,這也不是小工作量,最少最少清理起來要花上大半年的時間,就算只雇兩百人,這半年的投入得有多少,更何況最少得有四五百人的規!边吶鹦乃懔似饋。

    胡文波道:“你這么滴,把整個工程分成幾塊,工作量都差不多的,分發給四五個工程隊,你不管他們怎么干,你就給一定的錢數,如果是提前完成了你給多少獎金,如果是按時完全則是不獎不罰,如果是大大落后了,那就得扣多少……”。

    “我去,你這都跟誰學的?”邊瑞有點吃驚的望著胡文波。

    胡文波道:“這還用跟誰學?管理班組我向來都是這么管的工人連續三個月產品達不到平均水平我就辭人了。我跟你說別看你現在的條件好,但是天常日久下來,你的工人中一定會有一些人不會感激你。你還別不信,這是人性,就像是你給一個要飯的一塊錢,每天都給,給上兩三個月你不給了,他就會得不高興。因為在他們的心中這一塊錢是他們默認屬于自己的了。你現在工廠里少了竟爭,這是非常不好的,我一直就想和你說這個事情,條件可以給的高,但是你也要讓他們有個規矩,最好就是伸手夠的著,但是你要站著不伸手,或者坐著就得不到……”。

    邊瑞并沒有反駁,而是認真的聽著,以前邊瑞只接觸過客戶,真的在管理上還真不行,現在聽到胡文波說這建議,一下子就聽進去了。

    “你說的我現在也發現了,有些人吃里扒外,說我苛待了,原本我沒有當回事,但是聽到你這么一說,頓時有點醍醐灌頂的意思了“邊瑞誠心說道。

    邊瑞這邊給的工資高待遇好,并不能換來所有工人的真心,像是有些人就沒有心,你又拿什么去換呢?就算是把自己的血放光,他就沒心又如何回報你呢。

    ”那你幫我看看,反正你搞企業有經驗,我這邊效率高了你那邊也運轉的舒適不是?“邊瑞說道。

    胡文波這邊還真的樂意幫忙,圖的就是邊瑞這邊運轉舒暢。

    ”你不是一直就想和我說這個事吧?“

    胡這波笑道:“要不然我干什么非要擠在你的車上”。

    胡文波是真的擔心邊瑞沒有管理經驗這么放養工人,最后肯定會養出一批奸守自盜,偷奸;墓と。大多數人都是順大溜的,當他們工作認真發現和工作不認真的人同樣收入,自然也就不會認真了,這事情根本不用舉例子,國營廠就是這樣的,干多干少一個樣,哪來的積極性。

    邊瑞聽了笑了笑:“那這事就甩給你!”

    “我接手可以,但是你就不怕木材廠上上下下都是我的人,把你架空了?”胡文波開玩笑說道。

    邊瑞哈哈樂道:“架空了才好嘛!只要有本事,你就架空好了”。

    胡文波聽了嘆了口氣:“我沒本事好了吧,那工廠的事情你自己負責吧“。

    架空邊瑞,胡文波哪有這膽子想啊,別說是中層,就算是中下層所有人都是他胡文波的人又能怎么樣,原料死死的控制在邊瑞手中,工人的站隊不正確換工人,管理層不舒心換管理層,誰能擋的住邊瑞在木材加工人的一言堂?

    ”別介啊,你這邊都說了,這事你得幫忙“邊瑞道。

    胡文波道:”那我這邊過兩天給你安排幾個人,不過這些人你那廠子開工還得給我還回來“。

    邊瑞點頭應道:”到時候再說吧“。

    有現成的管理人員邊瑞多省心啊,至于還不還的那就不好說了,如果干的好,干的話自己滿意,邊瑞不介意給他個副總干干。

    胡文波似乎一下子看透了邊瑞的小九九:”你打著劉備借荊州的意思吧?那我可不借給你,你要是挖的我墻角那就太不夠意思了“。

    ”看你這說說的,人材不就是挖來挖去的嘛,我邂挖挖你的,你也可以挖挖別人嘛,你胡大老板現在也算是一號人物了,還怕招收不到小弟?再說了你辦廠子有經驗,我這邊新手“邊瑞笑道。

    “我去,你還真打算借了不還?”胡文波被邊瑞給逗樂了。

    “我覺得合適才留,不合適那就還給你”邊瑞道。

    胡文波正色說道:“算了,你可以留最多兩個,咱們做企業千萬不能犯的錯,就是把下面所有人都擰成一股繩,你擰成的繩不是上進的,最終這繩子會掛到你的脖子上。我這里和你說一下我這些年的經驗,管理其實就是和人打交道,你看過三胖家三代怎么處理人的么?每一次下去視察,陪同的都不是地方軍隊的一也手,而是二手把或者三把手,這樣給了二把手三把手一個信號:我重視你,同樣也給一把手一個警告,你不是不可缺的那個,這樣一來,無論是一把手二把手都剩下唯一的一條路:向我靠攏!……”。

    “我去!”

    邊瑞今天是大開眼界啊,他真的沒有想到一個并沒有讀過多少書的土老板能說出這樣的話,人治的頂峰不一定是三胖家,但是三胖家那一套絕對是治人來說絕對是一種好方式。

    ”企業也是如些,你所有的手下都是一條心,那你就得小心了,他們離造反或者掏空公司不遠了,老祖宗說分而治之,最重要的是分,只有分散分裂才好對付,如果下面是一塊鐵板,你這老板就是瞎子,聾子,聽不見看不見……”胡文波說道。

    聊著聊著就下了高速,到了分別的路口。

    胡文波下了車,哥倆就告別了。

    重新上了高速,邊瑞沖著開車的老馬問道:“馬師傅,您覺得胡總這個人怎么樣?”

    馬師傅并沒有回頭,直接說道:“我哪里能評價胡總,我就一開車的,什么管理啊的我一竅不通,您覺得呢?”

    邊瑞答非所問的來了一句:“不能小瞧了天下英雄啊”。( 鄉間輕曲 http://www.qmvtad.tw/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四川快乐十二走势图手机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