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漢闕 > 第527章 等價交換
    漢景帝時有晁錯朝服衣冠而斬于東市,而天子要在石渠閣公布春秋三傳優劣異同這天,也出現了類似的名場面。

    本該前去主持工作的太常魏相,也是穿著一身莊重的朝服來到東闕蒼龍門,卻被人攔下不讓進宮。

    然后就是中書令弘恭踱步過來,肅著臉對魏相念了一份制書。卻是天子認為魏相身為太常,掌宗廟禮儀,管理太學博士賢良,卻未能持平對待五經博士,而孝惠廟供奉不及,太常有過,遷為蒼梧太守!

    蒼梧郡在交州,后世廣西永州一帶,是出了名的瘴疫之地,是實打實的左遷了,連王國左官都不如。魏相愣愣出神,本以為昨日遞上去的奏疏能夠一錘定音,不說讓任弘倒臺,至少能遏制左傳列為官學,怎么今日天子懲罰的,卻成了自己?

    這時候要參加石渠閣之會的博士賢良都跟在魏相后頭,隊伍末尾的博士弟子匡衡和褚少孫對視一眼,心中暗驚,其他人聽聞奏疏義憤填膺,吵吵起來為魏太常鳴不平。

    “怎么!焙牍е肋@時候自己要替天子扮演怎樣的角色,那一定是宦奸,遂皮笑肉不笑,掃視眾人道。

    “諸生又要叩闕么?”

    上一次叩闕,乃是元霆元年時,結果是在京的賢良文學幾被一掃而空,打包送去了西域,桓寬等人至今還沒回來。

    眾人面面相覷,蕭望之幾乎就要免冠而上了,雖是個文弱書生,但以他的剛烈性情,脾氣上來后一頭撞死在東闕也說不準,卻被魏相攔了下來。

    魏相抬起頭,看了高處一眼,卻見未央衛尉韓敢當正在蒼龍闕上冷冷看著諸生,南軍的戈矛在朝陽下森森反光。

    他遂握著蕭望之和梁丘賀的手,嘆息道:“自古清不敵濁,但圣天子在上,絕不會被奸佞一直蒙蔽,諸君且留待有用之身!

    說完這句話,魏相便任由弘恭讓人解了自己的九卿之印,免冠,接了詔書和新的蒼梧太守印,上了一輛軺車。天子竟是毫不客氣,不但不見魏相,連家都不讓他回,立刻就要去嶺南赴任,說是太守,卻如囚徒遷虜。

    蕭望之和梁丘賀帶著儒生們在車后跟了很久,直到慢慢看不清了身影,他們還得去石渠閣,只能含著淚看著魏相遠去。

    魏相只感覺有些恍然,數十年宦海沉浮,他也習慣了,當年被霍光撤了河南太守職,還有河南郡數千人都水戍卒攔著大將軍車駕希望能保下他?山袢臻L安路人卻對這輛黯然南行的車熟視無睹,一切都發生得太快,魏相從前那些自保手段沒法運作。

    他只是想不明白,自己分明看準了天子與任弘已有間隙,可為何奏疏上后,一夜之間,形勢就逆轉了?

    此時車乘路過尚冠里附近,正好有輛皁蓋,朱兩轓的公卿馬車駕出,好巧不巧,卻是西安侯的車乘!

    魏弱翁一下子激動起來,在軺車上赫然起身,負責監視的繡衣直指使者還以為他要跑,連忙上去攔著,將魏相拉住。

    任家的馬車,就這樣一點點靠近,又一點點駛過。

    在魏相想象中,任弘會掀開車簾,伸出頭來嘲笑他一番,甚至用卑劣的臉嘴譏諷他道:“到了嶺南,勿忘替我問候趙子都(趙廣漢)一聲!”

    而魏相會秉承清流的傲然,以屈原放逐的姿態,自詡正道直行,竭忠盡智,以事其君,不曾想信而見疑,忠而被謗?赡呐路胖饚X南,卻終究不愿與濁泥同流而污。

    但沒有,西安侯的馬車連簾子都未曾動一下,車輪滾動駛向未央宮,只與頹然離京的魏相擦肩而過!

    ……

    魏相被逐當日,石渠閣中,再度帶著皇太子駕臨的天子劉詢,也公布了前幾日石渠閣論五經異同的結果。

    昨日還被魏相鼓舞,以為己方必勝的梁丘賀、蕭望之等人翹首以盼,他們還留存著一絲希望,但隨著詔書一點點宣讀,眾人的心沉了下去。

    博士員中《詩》增立解延年《毛詩》,這讓先前在三家詩圍毆下自以為慘敗的解延年大喜過望。

    《書》則增立孔氏古文尚書,孔子的十二世孫孔卬為博士,往后公羊再對著孔子事跡胡說八道時,就有人來反駁了,天子也希望勿要將孔子神化。

    當念到春秋時,任弘神色輕松,蕭望之等卻緊張得快抽筋了。

    最終結果,《春秋》保留公羊傳,增立“左傳”,劉更生以年方十七,列為左傳博士。

    至于榖梁,仍然可以留在京師授業,但“暫不立為博士”。

    加上原來的齊、魯、韓三家詩,公羊傳,歐陽《尚書》,后氏《禮》,田氏《易》,遂為石渠閣天安十博士。

    最終結果今文慘敗,古文大勝,榖梁成了場上最大輸家,蕭望之等人黯然喪氣,這是繼魏相遠遷嶺南后,他們的今日遭到的第二輪打擊,但這是天子圣裁,榖梁眾人只能碎了牙和血往肚子里吞,那兩日辯論里,在場面上,他們聯合公羊以十二名老儒刁難劉更生一孺子,竟還不能占據上風,自無處喊冤。

    天子也不管榖梁眾人心若死灰,帶著皇太子很快離開了。

    貢禹雖然保住了公羊傳,可聽聞魏相離京,兔死狐悲,也不高興彈冠了,往后公羊只是天子留著制衡左傳的工具罷了,他們已經摒棄了董子堅持的許多東西,靠著“權變”才能生存下去,貢禹只朝蕭望之等人長作揖,希望他們能勉之,再接再厲。

    但榖梁弟子中,已經有人看著對面大勝后傲然昂首而出的左傳一派,琢磨著如何改換門庭了。

    與垂頭喪氣的蕭望之等人不同,任弘卻是紅光滿面,對這結果并不意外。

    “在搞定皇帝后,這里的球證,主辦,裁判,協辦都是我的人,你們拿什么和我斗?”

    ……

    石渠閣之會決定的不止是幾個博士位置,還敲定了太學改制。

    除了傳統的五經教學外,還要完全恢復古代辟雍的禮、樂、射、御、書、數六藝,此外又增加律、史兩門課程,太學弟子從百余人,擴招至兩百人。

    除了劉更生成了史上最年輕的博士外,左傳一派的勝利的全方面的,天子稍后又下詔,太子太傅暫缺,只以驃騎將軍任弘加太子太師新銜,而劉更生為“太子舍人”。

    所謂舍人就是伴讀,但因為與皇太子同起居,又起著師長的作用,晁錯就是漢景帝做太子時的舍人,雖然最后被劉啟咔嚓了,但晁錯的理念與學識,確實影響了漢景帝一生。

    這樣一來,左傳一脈野雞變鳳凰,徹底坐穩官學之首的地位,再不濟也能像公羊傳那樣,影響帝國政治、思想數十年了。

    眾人皆喜,唯獨京兆尹張敞若有所思,他也曾對任弘近來所作所為看不太懂,一些事甚至是公然忤逆皇帝,張敞為任弘捏了把汗,可為何事情反轉來得如此突然,天子連扶持榖梁制衡左傳都免了,忽然又對任弘百依百順呢?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用鄭伯克段的手腕,在他們得意忘形的時候一網打盡?這個想法讓張敞毛骨悚然,但仔細琢磨后,又不太像。

    于是眾人在西安侯府飲宴慶賀時,張敞在任弘起身更衣時追了上去,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他反復思索,一定與驃騎將軍昨日入宮面見天子,二人的相談有關,任弘究竟做了什么,使得局勢倒懸。

    任弘只對張敞說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

    “人無犧牲,便什么都得不到,為了得到什么,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價!

    任弘拍著張敞的肩笑道:“這就是等價交換!

    言罷就更衣去了,只留下張敞原地愣愣出神,西安侯付出了什么呢?反正不可能是色相。

    但于任弘而言,選擇西出,也不能說是犧牲吧,這也是他從做安西都護那時候起,就在謀劃的退路,狡兔三窟嘛。而從得知蘇武逝世后,任弘就在思考生與死的問題,想象自己的下半生該怎么過了,如今算是定下來了。

    他可以做一匹在廄里跟蘿卜一樣越來越胖的肥馬,雖衣以文繡,置之華屋之下,席以露慶,食以棗脯,最終可能會老死于櫪槽。

    任弘不是一個能在一個地方定下心來的人,五年優哉游哉,生活就像肚子上增加的贅肉,讓他有些倦了,而朝堂里的勾心斗角,也讓人有些累了。

    回想起來,此生最快活的時光,還是在西域和袍澤們縱橫馳騁,毫無顧忌,西域諸王都俯首帖耳的時候。

    亦或是……換個活法?

    世界第一家族企業大漢朝二把手。

    年紀三十有四,年薪上千萬,功成名就。

    此時辭職單飛創業,晚么?

    時至今日,任弘絕不欠大漢什么,身為華夏之裔,該盡的義務已了,非要他帶著大漢跑步進入共產主義也不可能,他呀,就是個啥都懂,啥都不精的文科生而已。

    至于應得的權利富貴,就留給子孫一脈去享受吧。

    他不會就此止步,他還有自己想做的事。

    回想十多年前,任弘干過一件極其瘋狂的事:翻越天山去烏孫求救兵,一人滅一國!那是他前半生功勛成就的開端,不但掙了富貴,還附贈一個老婆。

    而現在,站在三十四歲的門檻,他打算做一件更加瘋狂的事,為自己的后半生立一個看似遙不可及的目標。

    更衣出來,任弘抬頭看著天際,似真有一顆流星一閃而過,從東向西,遂笑道:

    “說好了要繼往圣之絕學,人類的往圣,可不止是東方的諸子百家啊!

    在遙遠的西方,地中海之畔,黃沙的盡頭,有一座以世界征服者名字命名的城市。那里有兩河、埃及、希臘,整個西方世界千年文明的精髓和遺存。十余年后,卻會因另一位征服者發動的戰爭,而被毀滅大半。

    蔥嶺以西的另一半世界,征服者如過江之鯽,帝國你去我來,他們都不足為奇,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真正能維系千年歷久彌新的東西,還是“文明”吧。

    “便去取了那西方的’他山之石‘吧,用來攻東方文明之玉,讓它臻于完美吧!”

    想到這,任弘曬然,跺了跺腳下的這片他愛得深沉的土地:“你看,就算決定要離開,你還是忘不了她!”

    ……

    石渠閣之會已罷,一切看上去皆大歡喜,而就在天子和任弘都在等待那個契機時,先前奉天子之命,前往大漢西至碎葉城立銅柱并齋祭的馮奉世卻回來了,還帶來了一個“壞消息”。

    “康居王死,其婿匈奴郅支單于反客為主,聯手烏就屠,據康居冬都,號令諸部。又驅康居兵擊烏孫,深入至碎葉城畔,殺略民人,驅畜產,還推倒了臣奉陛下之命,立在大漢西極的白虎銅柱!”

    ……

    PS:第二章在0點前,明天開始補更。

    推薦一本三國小說《漢室可興》,感興趣的可以去康康。( 漢闕 http://www.qmvtad.tw/16_1667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四川快乐十二走势图手机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