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拜師九叔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搶
    離開游客眾多的熱門景點,打卡地區,柳輕輕、周玉兩人開始在山中游人稀少的林蔭小道串行起來,專尋些幽靜偏僻的游人罕見稀少之地。

    這一行就是行了大半天,兩人也沒有歇息,不過因為都是修士的遠古,所以卻也不怎覺累,眼看時間已經到下午,這時候,前面小徑分叉口左邊岔路的盡頭一墻院出現在兩人的視線中,小徑的盡頭就是大門,大門為木門,緊緊關閉著,里面隱約看見似一不小的庭院,還有幾棟建筑。

    大門上懸掛一牌匾,上書茅山觀三個大字,明顯也是一道觀,但是卻與山頂那游人絡繹的道觀宮殿不同,此處更像是與世隔絕的私人之地。

    且隱隱約約中,有一道隱晦的波動氣息自門內傳來,這股波動起來普通人感覺不到,但是柳輕輕與周玉兩人卻感應的分明,這股熟悉的氣息波動,不是靈氣的波動又是什么,再加上牌匾上的茅山觀三個字,柳輕輕一下子神色有些振奮起來。

    天穹山是國內著名的名山大川,旅游勝地,更是被稱為道家第一圣地、圣山,但是如今大多數人也僅知如此,卻少有人知天穹山曾名茅山。

    兩人對視一樣,柳輕輕快步走上去到門口伸手敲門——

    “咚咚...”

    “咳咳...咳....”

    緊接著,一聲輕咳自門內響起。

    聽到有人應聲,柳輕輕又退后一步,隨即很快便見大門打開,一個身穿灰色道袍面容清瘦、須發灰白看起來六十多歲的老道身影自門后走了出來,看著兩人打量道:“你們是游客?”

    柳輕輕則是頓時雙手捏了一個道門后輩手禮躬身道。

    “晚輩見過老前輩!

    周玉不是道門眾人,也不太懂道門的那些隱晦禮儀,只是禮貌道。

    “見過道長!

    老道看到柳輕輕的手勢動作頓時一愣,隨后臉色變幻了幾下,最后也捏了一個與柳輕輕相視的手勢禮道。

    “原來是位小道友,里面請!

    老道將兩人引入庭院坐下又看向柳輕輕道。

    “小友從何而來?”

    “晚輩從川地而來!

    “小友稱呼?”

    “晚輩柳輕輕!

    道人先是詢問了一番柳輕輕的名字來處,隨后又問道。

    “小友家師道號?法派是哪一派?”

    問到這里柳輕輕卻是沒有如實回答,而是道。

    “晚輩師門有命不得出世,還望前輩體量!

    道人聞言則是則是態度猛地一變。

    “既然是不得出世,那你們還來我這?”

    說完這話,道人臉色也一下子冷了幾分,在看到柳輕輕眼神的第一時間,道人就已經確認對方絕不是什么碰巧偶然來到這里,更像是抱有明確的目的而來,而此刻問到問派出處,對方卻又遮遮掩掩中,這明顯就不像是抱著善意來的。

    什么晚輩師門有命不得出世,這話對于外人說還差不多,但是同為道門中人,這方面又豈有什么忌諱不能說的道理,對方這么說,明顯就是不想讓自己知道對方的師門。

    而且就像他說的,既然對方師門有命不得出世,對方又為什么還來他這里。

    柳輕輕與周玉聽到老道這話也頓時臉色一變。

    看到兩人的神色變化,老道也是更加確信自己判斷,臉色不由更是冷了幾分。

    “說吧,你們來這里什么目的?”

    周玉臉色變幻了幾下,隨后目光看向柳輕輕,柳輕輕也臉色微微變幻了幾下,原本她還想先和老道套套近乎的,卻沒想到老道人這么精,最終沉吟了一下道。

    “我們今天來,是想借貴派傳承秘法昔日真君留下的《道典》一觀!

    “大膽!”

    “砰!”

    老道聞言頓時神色大怒,蹭的一下站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臉色勃然大怒,怒氣沖沖的看向兩人,他雖然早就猜測柳輕輕和周玉是懷有目的,但是卻沒想到對方居然如此膽大包天,敢窺視《道典》。

    要知道傳承功法對于每個門派而言都是最重要的東西,那是一個門派的根基所在,一旦有失,那就是直接危及整個門派,更何況還是《道典》,那可是他們茅山派最重要的東西,真君留下的鎮派之法,又豈能允許外人窺視。

    若不是感覺到周玉氣息強大的驚人,自己不是對手,老道現在都直接出手打殺兩人了,哪怕是冒著犯法的危險。

    “你們請回吧,此事絕無可能,你們現在離開,我可以當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最終老道壓下心頭的震怒,深吸了口氣道。

    周玉神色微微有些尷尬,他心中對于這種搶人家東西的事還是有些愧疚的。

    倒是柳輕輕神色如常,心中對《道典》勢在必得,見已經談崩干脆直接了當道。

    “這關系到我師門傳承,晚輩也是迫不得已,《道典》乃是真君融合我道門諸派功法所創,其中必含有我師門傳承之法,而且我保證,看完馬上奉還!

    “哼!

    老道聞言面色更冷,對于柳輕輕這種話豈會相信。

    “如果前輩有什么心愿的話不妨提出來,我們盡力完成,一次作為交換如何?”

    柳輕輕又道。

    “交換,好大的口氣,我要是不答應呢!

    老道面色更冷,冷哼道。

    “那...”柳輕輕也站了起來,目光直視著老道,緩緩道:“我們只好搶了!

    “好!好!好!那我就看看,你們有什么本事!”

    老道頓時怒極反笑,他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尤其是周玉,但是為了師門傳承,今天就算豁出這條命,他也要打這一場了。

    說完老道直接雙手一捏印訣,幾張符紙頓時從手中飛出懸于身前。

    “前輩何故如此,我等并不是為了打架而來,也無意傷人,只要前輩將《道典》借于我們一觀即可!

    柳輕輕又道。

    周玉則是走到柳輕輕身前將柳輕輕保護在身后,這時候也是看向老道道。

    “道長息怒,我們并無惡意,有話好商量!

    “商量,你們都直接明搶了,還有什么好商量的!

    老道則是怒極。

    周玉被說的有些尷尬,他們雖然嘴上說的好,但實際行為確實就是搶。

    這時候周玉身后的柳輕輕聞言則是冷哼一聲道。

    “哼,冥頑不化,遙想當年,真君在世之時,我道門何等興盛,道門大會,我道門各門各派猶如一家,彼此互相交流,取長補短,再看看現在,我道門何等沒落,而造成現在這個樣子,就是因為你們這群人,一個個敝掃自珍.....”

    老道聞言更是怒極,反笑道。

    “敝掃自珍,那按照你的說話,是不是我道門應該將功法公諸于世,讓世人都修煉修行!

    “難道不是嗎?若是如此,我道門何至于淪落今日落魄,你們茅山的人就是自私,你們害怕將功法公布出去其他人學會之后也跟著強大起來,然后威脅到你們茅山的地位,讓你們茅山無法再維持道門領袖的地位!

    柳輕輕則是怒斥道。

    “你們就是自私,就是因為你們的自私自利,才導致我道門今日落魄!

    “自私!自私?......哈哈哈......”

    老道被氣的反笑起來,這人真是無恥至極,明明是過來搶東西,卻還說的這般大義凜然。

    “《道典》乃我派真君所創,乃我茅山祖師留給我茅山的傳承,我們茅山自己的東西,憑什么要給你們其他人!

    “那是我們整個道門的東西,《道典》乃真君融合我道門各派功法所成,理應屬于我整個道門,而非你茅山一派所有!

    柳輕輕則反駁道。

    老道聞言則是氣的眼睛都紅了,關于《道典》的由來他最清楚不過,他們茅山的記錄比任何門派都要仔細,確實是真君融合當年的道門各派功法所成,但是當時的道門大會上,真君講道授道,雖說也觀閱了道門各派的功法,但是真君所帶給各派的,絕對要比各派付出的更多。

    而現在對方卻拿這一點來說事,簡直無恥。

    “我們今日前來無意傷人,只是想拿回屬于我們整個道門共有的東西,希望前輩不要自誤!

    柳輕輕又道。

    恰在這時,一道戲謔略帶幾分譏諷的聲音自后方院外傳來。

    “有意思,什么時候我留下的東西,成整個道門的東西了!

    ..............( 拜師九叔 http://www.qmvtad.tw/13_13650/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四川快乐十二走势图手机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