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能看見狀態欄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瑞獸孫立恩
    劉堂春一個下午跑了四家相關政府機構,事情進展的還算順利——至少被他從政府大樓里抓住的副總統對這件事情相當重視,從劉堂春打完電話之后就一直在著手推進各個部門的協調。

    不過在管理空域方面,哪怕有副總統不吃不喝的催,仍然有很多協調工作需要進行。波利坦維亞的空域使用費對于這個國家而言是一筆無法忽視的巨大收入,要在眾多航線中,找出一條適合直升機飛行的線路空隙,并且調配其他航班的飛行時間和順序,其實是一項大工程。

    鑒于岱山島號所在海域位置,以及路線轉移和飛行安全的考慮,整個飛行實際航行里程大約有一千三百公里。從魯伏馬河口到梅拉蒂港的航程中,飛機將在坎杜魯進行第一次油料補給。而返程的油料補給點就有些麻煩,如果繼續在坎杜魯進行油料補給,那會導致最后一段航程的油量非常緊張——返程是逆風飛行,油料消耗會比平常飛行高出接近20%。等飛機抵達魯伏馬河口的時候,油量可能會被減少到一個甚至非常危險的地步。

    這個問題,就算是波利坦維亞的副總統也沒有什么好辦法。他甚至試圖讓軍方在坎杜魯東北方向約240公里的地方建立一個臨時的油料補給點,供這次飛行使用。但軍方卻表示沒有能力在48小時內于叢林中開辟出適合直-8降落的降落場。就算用炸藥開辟,連平整降落場帶運輸油料進行補給,最少也需要三天才能做到。

    劉堂春死活沒想到,整個計劃會因為這種事情而泡湯。岱山島號上的指戰員們倒是很熱情,甚至提出了對飛機進行臨時改造,內部加裝油桶的建議。但這么搞的飛行風險太大,除非別無他法,劉堂春實在是不想玩這么一出。

    疲憊不堪的劉主任回到了營地里,隨后叫來了孫立恩詢問患者的治療情況。

    “人情況怎么樣了?”劉堂春半靠在自己的椅子上,有些費力的抻了抻腿,“后面的檢查完善了沒有?你的初步診斷做了沒有?”

    “做了!睂O立恩點了點頭,從手上的鋁制文件夾板里拿出了自己的診斷書,“初步診斷為運動型橫紋肌溶解癥合并低血糖昏迷;急性肝腎功能損傷;代謝性酸中毒伴高血鉀癥!

    癥狀和劉堂春預計的差不多,他點了點頭,“以前每年寧遠搞馬拉松的時候,都會有幾個這樣的選手被送到醫院里來——不過同時有橫紋肌溶解綜合癥和低血糖昏迷的倒是少……”他話鋒一轉問道,“治療方案呢?”

    “目前的治療以吸氧、大量補液、維持水電解質平衡、堿化尿液、利尿、保肝為主!睂O立恩皺著眉頭說道,“透析儀已經上了,不過一個小時前的血氣分析結果還是不太好——PH值倒是上升到7.31了,但是還到不了7.4的堿化尿液目標值!

    “急性腎功能衰竭的并發代謝性酸中毒并沒有被完全扭轉,這是個慢功夫!眲⑻么簱u了搖頭,“咱們這邊沒有CRRT(連續性腎臟替代治療)的設備,只能用普通的血透機先頂著!彼麌诟赖,“注意一下血透機的工作時間,積極監控患者的血鈣和血鉀濃度變化!

    “患者從入院到現在也有六個小時了。尿量很少——現在也就20毫升!睂O立恩繼續道,“我已經把數據發給周策他們了,讓咱們院里的醫生看一看,是不是需要再用一些……其他的手段!

    其實哪里還有什么其他手段可以用的呢?急性腎衰竭的患者在透析儀的支持下也能活下去,但要讓一個波利坦維亞的貧困男性持續接受透析治療,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急性腎衰竭無法被扭轉,那他除了腎移植以外沒有任何出路可言。

    劉堂春也明白孫立恩的意思,他搖著頭嘆氣道,“盡人事知天命,咱們努力做就行了!

    孫立恩看著劉堂春面前的波利坦維亞地圖,小心翼翼的問道,“那……轉移患者的事兒……您有眉目了么?”

    “還在討論!眲⑻么阂矝]什么可藏著掖著的,他一指地圖道,“現在的問題是,咱們的直升飛機航程不夠,如果天氣不合適的話,說不定還沒飛到河口就沒油了!

    孫立恩看著那副地圖,琢磨了一會后指著地圖上的一個標志問道,“這是啥?”

    “那是咱們維和部隊的駐地!眲⑻么嚎粗鴮O立恩的手指答道,“國內派的維和部隊,大概有兩個營的士兵在那邊——如果波利坦維亞的局勢繼續惡化,這里是咱們的撤退路線之一!

    把隊伍帶到維和部隊營地進行撤離,是劉堂春這次回國爭取來的底牌之一。這種事情倒是沒什么可瞞著其他醫生的。畢竟在這種局勢動蕩的國家里,多一張底牌,大家的心里也會安穩很多。雖然維和部隊距離七局營地足有兩百多公里,但這支隊伍還真就是醫療隊的最大靠山——什么人都不如人民子弟兵靠得住。這是幾乎所有中國人的一致看法。

    “部隊?”孫立恩頓時眼前一亮,“在維和部隊營地進行油料補給不行么?這里離河口地區也就四百公里不到吧?”

    “那也不能在人家那里補給啊,維和部隊嚴守中立,咱們的飛機是海軍的……”劉堂春先是否決,然后有些遲疑,最后猛地一拍大腿,“好主意!”

    之前劉堂春陷入了一個誤區,他一直認為岱山島號和船上所搭載的飛機因為屬于海軍現役,而且執行的任務是應波利坦維亞當局請求運輸傷員,所以不能算是“中立方”。但現在一琢磨,老劉突然品出了其他味道。

    我們在執行人道主義救援任務,任務本身是運送一名傷患去接受治療——這肯定是中立行動嘛!

    “我現在就和那邊聯系!眲⑻么号d高采烈的摸出了海事衛星電話,順便還站起來拍了拍孫立恩的肩膀,“你小子還真是個瑞獸,一句話給我解決了好大一個難題!”( 我能看見狀態欄 http://www.qmvtad.tw/11_11405/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四川快乐十二走势图手机图标